警告:此為假面騎士OOO同人文,結局捏他、人物角色崩壞、劇情捏造有,如無法接受者請不要往下看。

此為中部特攝同好茶會特攝同好茶會《喔茲X夠快X特攝之夜2011》所附贈之小報內容。


 

 

 

 

「一定會有再會的一天的。」 

 

「你們最近這幾天記得來店裡,映司君有來視頻給大家喔!」知世子揮舞著手中的平板電腦對著手機另一頭的比奈說著,「他說現在所在的地方無法時常使用網路,但是每天過的很忙碌很充實。」

 

「真是太好了呢!映司他能夠重新找到目標。」比奈開心地對著坐在隔壁駕駛座的哥哥信吾說道。

「是啊,多虧映司和『他』,我們每一天都過的很和平、幸福。」信吾握著方向盤笑著說,誰都想不到一年前他的身體是和另一個『人』所共用的。

 

 

今天依然是和平、幸福的一天。


「アンク,我們今天到了非洲的沙漠,這裡雖然在內亂中,但是卻非常美麗而且樸實。」穿著民族風的男子肩上扛著一件用木棍吊著的花內褲。這是他唯一的行李,對他而言,只要有能填飽肚子的零錢和明天能穿的內褲就夠了。

火野映司,當初那個結束真木博士所期望的『世界的終結』的男人。不知情的人是會如此說,但知道內情的人會告訴他,結束終結的,其實是兩個人。

 

一分為二紅色硬幣。

 

「抱歉,有點晚了,但是這是今天份的冰棒。」映司拿著一支對沙漠國家而言十分稀少的蘇打冰棒對著另一手上的紅色硬幣說完便將它放在桌前任其融化。

「該怎麼讓你復原呢?」躺在民房簡易的睡床上,映司將兩枚碎裂的硬幣對著發出刺眼黃光的鎢絲燈泡,亮光透過半透明的幣面映出紅色的倒影。「不知道拿三秒膠黏起來是不是就會好了……」

這一年來映司到過各種地方各種國家,從來就不會忘記尋找讓アンク恢復的方法,但無論如何努力,所得到的結果卻總是一籌莫展,這讓一向樂天的映司也感到十分灰心。

「雖然我一直相信會有再度相遇的一天,但有的時候時間久了,還是會有想要放棄的時候……」。映司換個姿勢,不變的是他看著硬幣的眼神,彷彿裡面正住著一個沉睡的小人,好想讓他就這麼安靜的睡著,但又想讓他醒過來陪陪寂寞--在內心的某個角落--的自己。

 

正當映司還在想要對硬幣說些什麼的時候,外面傳來了歡樂的歌舞聲。好奇的走了出去,發現借宿的人家正在對著月光唱著歌、跳著舞。明明就是正在戰亂中,但人們總是不會忘記想要尋找快樂的欲望,人類是奇妙的生物,他們總是在製造紛爭、卻也在製造快樂……

「這就是你曾渴望的『生命』吧?アンク。」映司笑著。

 

Mr.Hino,你也一起來吧!」全身黝黑皮膚的主人笑著拉著映司進入快樂的隊伍中。

跳吧,唱吧!圍著這殘缺卻迷人的月光,圍著你七彩羽翼所包覆的『生命』。高聲地唱著快樂卻不知名的曲調,高聲地笑著每個因誕生而產生的奇蹟。

 

「哈哈,他們真的很有趣……」他們笑著唱著不知過了多久,一直到烏雲把月光給遮住了他們才作鳥獸散。映司坐回床上,手上還拿著屋主送給他的吉他,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アンク,你感受到了嗎?他們的快樂。」

不是做為沒有任何感覺,只能依憑著人類而感受的GREEED,而是以『アンク』這個『生命體』的身分去體會。所有的快樂、悲傷、憂鬱、喜悅……還有,思念。

 

『……司』『……映司』

「是……誰?」我睡著了?

「除了我叫你還有誰啊?你這個笨蛋!」

金色捲翹的亂髮、白皙的皮膚、總是帶著怒意的眼神……這……是アンク?

不可能,我一定是在作夢。映司一邊如此想著,一邊閉上了眼睛想要讓自己繼續睡回去。

「不、不准睡!」アンク抓起映司的領口搖晃試圖讓他清醒,「我好不容易特地出現在你眼前了你竟然敢給我睡覺!醒來!」

「真的是你?アンク!」這熟悉的景象讓映司突然有了真實感……難道,真的是他回來了?

「不准問這種笨問題!」氣憤地推開了映司。,「總之我暫時回來了,其他的什麼都不要問,也不准問!」

「那你……」是暫時的啊……果然,不會有不經過努力就能得到的『奇蹟』。

「就說了不准問!」他還是一點也沒變。映司想。「要不是你每天都在我耳朵旁邊碎碎唸個不停都要吵死我了所以我才出現的。」

「所以你……」「不要打岔我!不聽我說話的壞習慣還是沒改掉嗎?還有,要是你敢用三秒膠把我的硬幣黏起來,你就死定了!」

アンク坐在鋪著紅色毯子的椅子上--彷彿像是回到了他們在多國料理餐廳裡的那個小房間一般。

 

「我是要告訴你,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把整個身體都縮在了椅子上,雖然臉還是信吾的臉,但映司無論如何都無法告訴自己,眼前這個『人』不是アンク、不是那個初相遇時就賜予他『慾望』的那個『GREEED』。

「都在我……身邊?」映司問道。

「啊、是啊。」看著窗外的月亮,烏雲已經被風吹散了,露出的透明月光,很美、很皎潔。「就算你看不見,我也會在你的身邊。」所以,不要擔心我,好嗎?

「…………」

「喂!映司!你聽到了沒啊?」見對方只是呆呆地看著自己,アンク走近映司,右手在他的面前晃啊晃。

「喂!映司!你……」話還沒說完,就被呆坐在床上的映司拉入懷中。

 

「好想你。」映司說道,他現在,只想要緊緊抓住這個隨時會飛走的鳥兒--就算當初你告訴我,我應該抓住的不是你。「我好想你。」

「……我也是。」アンク從來就不知道,被人揣在懷中是多麼的溫暖,又或許,是他從來不知道映司的思念是如此的強烈。他輕輕撫著映司有點顫抖的背。「不過我不知道我能夠維持這樣的狀況多久。」

「嗯,沒關係……」映司輕輕摟著アンク的腰說道,「你知道嗎,剛才我跟這裡的居民們在外面同歡,看著月光,我突然想到了一首一直很想唱給你聽的歌。」

「一首歌?」アンク問道。

「嗯,一首歌。想要唱給你聽,然後你就出現了。」映司靠著アンク的頭,彷彿在感謝上天賜予他的一絲絲希望。神啊,謝謝你給予我這樣的美好。「可以唱給你聽嗎?」

「……嗯。」感受著脖子和耳朵旁邊的搔癢感。這傢伙,頭髮長了點……「唱得好聽點。

 

 

「愛してる」の言葉じゃ 足りないくらいに君が好き

(光是「我愛你」是不足我對你的喜歡的。) 

「愛してる」の言葉を 100万回君に送ろう

(我要送你100萬次的「我愛你」。) 

 

映司開口,是一首中快版的抒情歌,他們之間一直以來的節奏都是如此,相遇、互利、理解、牽絆到分離。短短的一年,以不算快也不算慢的中快板前進著。

 

不過就算是說了一百萬次的「我愛你」也不足以代表我對你的喜歡吧。

那個硬是讓我戴上腰帶、讓我找回『慾望』的アンク。那個老是跟我討冰吃、對每個人態度都很惡劣的アンク。那個和我一起並肩作戰、不惜破壞自己硬幣的アンク。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La La La

どれほど時が経ったって関係ないよ君が好き

(喜歡你跟經過多久的時間是沒關係的) 

どんな台詞並べても伝えきれないこの想い

(任何的台詞都無法說明我的想法) 

 

哼!居然想送我這種膚淺的歌。被這種歌給感動的我一定是因為你唱得實在太難聽了!

那個不息性命也想要取回我的硬幣的映司、那個帶給我『慾望』與『滿足』的映司、那個在海邊對我道謝的映司、那個處心積慮想要見到我的映司。

也是無法光用「我愛你」去表達的。

 

アンク扶住映司的肩膀拉開一些距離,看著他的眼睛微微一笑。

「謝謝你。」無論是什麼樣的情況,只要在你的身邊就『夠了』吧。アンク在早已淚流滿面的映司的唇上落下輕輕的一吻。

 

 

Mr. HinoMr. Hino……」映司睜開眼,看見房屋主人正端著早餐近他的房裡。「早安。」

「你也早……」映司坐起身伸伸懶腰,發現自己的手裡握這那兩片碎裂的硬幣。「這房間,只有我一個人在?」

「是啊!昨天我們鬧的太晚了,所以一回房大夥都睡了,沒有什麼人在走動了。」主人回答道。「我有察覺你似乎在房裡繼續唱歌,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是夢啊……好久沒有做這麼真實的夢了。映司看著硬幣苦笑著。「吵到你們的話真的很抱歉。」

 

原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場「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那樣真實的擁抱、那樣真實的體溫和那樣真實的吻……都只是自己的幻想。現在回想起來,夢裡的アンク在晃自己的時候一點暈的感覺都沒有,不是有人說夢裡的自己是沒感覺的嘛……真傻。

不過這樣也好,無疾而終也許比患得患失要來得要好吧。

 

「謝謝您昨天的照顧,我先走了。」映司提著內褲向屋主一家人告別,「這把吉他還是還給你好了,這裡比我更需要音樂所帶來的快樂。」

再度開始旅行,是實現自己的力量,也在尋找讓夥伴恢復的方法。

 

「對了,Mr. Hino!」在映司還沒走遠前,屋主上前叫住了他,「我在椅子的紅毯子上找到幾根紅色的羽毛,有鳥類飛進你的房裡嗎?」

 

 

「是啊,是一隻打算纏著我一輩子的大猛禽。」映司笑道。

------------

寫在後面:

因為爆字數所以小報塞不下我的心得~終於有個地方可以快樂的寫了!!!

其實這篇我非常的沒有自信,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寫特攝同人。中途還請老搭檔ZERA充當編輯,真的不得不說他超厲害的立刻就找出了我如同井上敏鬼一般的無俚頭和莫名奇妙並且做出修改,超感謝!!

這篇是我對結局後的故事的妄想,說實在的如果手手在冬天又莫名奇妙的復活的話我可能會很生氣www

我可是最終話播出前一天在意到睡不著,隔天七點起來看還難過到無法睡回籠覺的啊!!(yay)

雖然這個結局充滿了遺憾,但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結局,手手和映司的旅行會這樣一直下去吧~然後有一天,映司找到讓手手恢復的方法。

雖然現在有空間寫心得了,卻無法很完整的表達我的心情…

只好開這個部落格,然後把我心裡的小劇場都寫下來吧!

ミカ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