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此為仮面ライダーフォーゼ(FOURZE)同人文,電視版本篇捏他、人物角色崩壞、劇情捏造有,如無法接受者請不要往下看。

 

遲到的情人節賀文

 

「真不愧是美羽學姊,連這種時候還能夠收到巧克力!」駐月基地Rabbit Hatch的電動門一開,就可以看到假面騎士社的情報屋JK正提著一大袋巧克力走在社長美羽的後方。

今天的天之川高中瀰漫著一股粉紅微甜的氣息,每個女孩們都拿著自己精心製作的手工巧克力,蓄勢待發地對著心儀的對象。

 

今天正是情人節。

 

照理說,在這個日子裡送禮的應該是女性這方,但這個規則在天之川女王的面前形同無物。無論是214的西洋情人節,還是314的白色情人節,只要是能送禮的日子,就連聖誕節或中元節都可以收到愛慕者的禮物。

「這是理所當然的嘛……」放下鏡子,美羽露出勝利的笑容。

「當然,別忘了還有我。」天之川國王隼也拿著為數不少的粉紅色禮物盒走進已經被當作"社辦"的基地裡。

「今年也是很受歡迎嘛!隼。」美羽對隼笑道,邊坐上自己的座位。

「如果再加上美羽準備的,那就是完美了呢……」「Oops,不過有些人總是跟這種節日無緣呢……」

無視某國王的發言,高傲的女王摸了漸漸長長的頭髮,對著還在主控席的賢吾和在無重力室,變身成FOURZE的弦太朗。

「接下來是這個開關,如月!」賢吾忙碌地操作著控制面板,邊用麥克風指示弦太郎。

「喔!賢吾!」

 

「賢吾學長還是叫弦太朗哥如月呢……」已經開始在玩手機的JK發言到,不過──月球是圈外吧?

「總是無法放下心牆呢……」友子突然從JK的背後出現,這個動作讓後者嚇得從階梯上滾下。「明明已經公開交往了。」但也只是部內公開。

 

上個星期,就在賢吾一時惱怒說溜嘴的情況下,這兩個人正式開始交往,當然這是另一個小故事。

 

「大──家!!今天是情人節唷──!」最後一個到達的社員──悠希搬著堆疊著的小盒子走進基地,順帶一提,每個盒子的包裝都是宇宙和航空相關的圖案。

「這是送給大家的!」開朗地笑著,然後開始發放情人節的義理巧克力。「咦?流星呢?」

「他說今天有事不進來了,謝謝。」接下巧克力的JK發揮了情報屋的功能。

「是嗎……那我放在他的桌上好了!」悠希說道,並走向主控室對。

今天這兩個人難得的認真開發開關沒有參與大家的情人節話題,連流星的請假也無動於衷,太奇怪了。

「賢吾、小弦!這送你們!」

「嗯,謝謝你。」

「悠希,謝啦!」

接著兩人又開始了各自的作業。

…………咦?

太奇怪了,這兩個人。先撇開賢吾不說,這種熱鬧的活動弦太朗一定會說些『情人節不只是愛情,也是友情的日子!』之類的話才對。難道是這兩個人又吵架了?

「弦太朗、賢吾!」第一個發現不對的美羽站了起來打斷他們的活動,兩人轉過頭去。「你們又吵架了?」

「不、我們沒有吵架……」賢吾不解道。

「除了剛才作業失敗被賢吾罵之外,我們都很好呀。」解釋之餘還不忘報剛才的仇,讓賢吾瞪了回去。

「是嗎……」美羽露出懷疑的目光,「那算了。如果今天沒事的話就早點回家吧。」

「正要說我要早退呢!」JK露出賊賊的笑容。「今天可是JK的Valentine Night呢!

「我也是!」元老成員悠希難得舉手說道。「今天有宇航員的演講,非去不可!」

 

「你們都先回去吧。」當大家正在七嘴八舌的討論接下來的行程時,賢吾開口道,「這裡有我跟如月留守就夠了。」

「既、既然你們這麼說……」太奇怪了,這才不是那個歌星賢吾會說出口的話,「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管他的,能溜就好了!眾人同時這麼想著,團結一致的假面騎士社畢竟還只是一群高中生。

 

人走光後,平時總覺得擁擠的基地瞬間變的冷清空盪,只剩下主控室和無重室正在使用中,仔細想想,最近這幾個月弦太朗和賢吾在這空間獨處的時間總覺得變多了。

但這兩個性格相近的笨蛋絕對不會想到是社員想要讓他們感情變好的小計策。

「如月!」又一次的失敗,不是因為對開關的不解,而是來自使用者的小小失神。

今天的弦太朗非常的心不在焉。

「你怎麼了?今天很不在狀況內!」關掉電腦,賢吾指示無重室裡的傢伙解除變身。「算了,來休息吧……」

「抱歉抱歉,突然走神了。」弦太朗抓著後腦邊走進主控室邊解除變身。但仔細想想今天賢吾也發呆了好多次,讓弦太朗怎麼叫他都不回應。

兩人都若有所思。

「哇!好多巧克力!」賢吾走到交誼廳,看著白色大桌上散亂的巧克力盒,有開過的、沒開過的、包裝可愛的、散發可疑氣息的巧克力……「怎麼都不整理好再走!」

「哇──美羽和隼,收到了這麼多巧克力啊!」弦太朗在國王和女王的座位附近來回蹦跳,最後坐在賢吾的旁邊──假面騎士部的頭腦現在正在拆著悠希送的那盒。「真好啊──我也好想收到喜歡自己的人送的巧克力!」

「──咳咳!」頭腦嗆到了。「有誰喜歡你?」

「撫子啊!」

「……嗯。」有點冷淡和賭氣似的一個單音。

「別這樣嘛!賢吾!」只是想要逗逗這個自己才剛交往一個星期的情人,不過說交往,根本跟平常一樣根本沒有改變,弦太朗自己也知道,會和賢吾在一起,完全是誤打誤撞的,要不是當時的那一個說溜嘴,自己根本還只是那個只想著要交朋友的大笨蛋。但又說回來,自己當初只是聽了賢吾那個如吵架一般的告白而決定要跟這個自己總是會特別關注和暗地保護的人在一起,但這真的……是愛嗎?還是只是一般的感動和一股腦?又或是當下的氣氛感染?要說弦太朗對賢吾的感覺,絕對是喜歡,但這喜歡,究竟是哪種喜歡?

「我是真的……喜歡你。」這句話不知道是在對對方說,還是在對自己說。

「…………」沒有回應,該不會是真的生氣了吧?

「賢吾?你生氣了?」

「…………」還是不說話不回應,糟糕,連看自己都不看自己。

「賢吾?」弦太朗推了推背對著坐在自己旁邊的人,只見對方只是軟軟的倒下,弦太朗開始擔心了。「賢吾!你沒事吧?賢吾!」

「放開我!」「小心!」

靠在桌上的人突然的一個轉身想推開身旁的傢伙,卻重心不穩倒在地上,讓後者為了不讓對方受傷也跟著倒下。

「痛!」

後腦狠狠撞上地面的弦太朗抱著體溫正在升高的賢吾,正要檢查懷中之人的狀況之時,賢吾又有了其他的動作。

「吶、弦太朗,放開我。」掙脫身下之人的環抱,賢吾坐起身──當然是坐在弦太朗的腰上。

「欸、賢吾……你剛剛叫我什麼?」正想要反駁對方的時候,弦太朗發現總是叫自己『如月』的賢吾突然把稱呼給改了。

「弦、太、朗。」本以為對方會因為突然的改變稱呼而感到惱羞,沒想到賢吾卻用盛氣凌人的姿態,用有點曖昧的姿勢靠在弦太朗耳邊輕輕的吐著氣邊說道。

「賢、賢吾!」天啊,這姿勢、這語氣,怎麼樣都不是我如月弦太朗認識的歌星賢吾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咦?酒味?」

在驚慌失措之時弦太朗聞到了賢吾身上濃重的酒味。再轉向剛才的桌上──悠希送的,是酒心巧克力嗎?!所以現在的賢吾是酒醉狀態嗎?!

「喂──你很心不在焉喔。」刻意拉長的發語詞、難得的主動、因白蘭地糖漿而有點軟的音調,賢吾現在的每個行為舉動都在挑戰著弦太朗的感官神經。

「賢吾快起來,你吃了怪東西了……」再不起來他身上關住的某些東西就要迸發出來了。

「吵死了!」把準備要起身的弦太朗推回地上,然後開始往短版外套裡探去。「你怎麼老是喜歡這種沒品味的衣服啊?」

「呃!」雖是前後文風馬牛不相干,但放肆的雙手卻毫不猶豫地往胸前的兩個凸點進攻,這讓從來沒有這樣經驗的弦太朗非常不知所措。

「嗯?」發現自己身下的那個人發出了從來沒看過的反應,賢吾似乎覺得非常有趣。「你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摸?」

「你也沒被人這樣摸過吧……嗯啊──!」本想要還口,卻被那個還不停手的傢伙弄得觸感亂七八糟的,而且還不小心發出了應該是在某種DVD裡才會有的聲音。

「這個聲音……好可愛」像是找到寶一樣,賢吾露出了平常絕對不會有的笑容──當然手也沒有停下來,反而變本加厲地向腹部移動。「再多一點。」

「不會……再有……這、樣的……聲音、了!」已經被賢吾帶著酒意的手摸到沒有招架之力弦太朗沒有發現,自己的聲音已經再也不像之前那樣了。

「好喜歡……這樣的聲音。」滿臉通紅露出滿足的笑容,「不過好熱……」

為了脫下藍色制服外套,賢吾的雙手在離開弦太朗的身體時,讓後者有機會掙脫這種不上不下的尷尬感覺,弦太朗強行將賢吾拉開靠在牆上。

「夠了!」再這樣下去真的會完蛋──指的是賢吾。

「唔恩、痛!」背後被用力撞在牆上,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酒醉的關係,賢吾的眼中帶著淚。「為什麼不行!」

「不要再這樣了,我也會很困擾的……」看到這樣的賢吾,弦太朗才剛下降沒多久的體溫又再度升起。

「可是、我是因為很喜歡很喜歡弦太郎,所以才想多跟你親近……」賢吾突然的告白讓弦太朗不知所措,只能安靜地讓賢吾又再度靠近自己。

「我知道弦太朗對我只是一時受氣氛感染,但會答應也就代表在你心裡也有喜歡的心情吧……」賢吾搭上對方的肩膀,在弦太朗耳邊緩緩地說道,「我會努力讓你真的喜歡上我,所以,不要把我推開好嗎?」

「賢吾……」原來你一直都知道。弦太朗想。

賢吾總是勉強自己來迎合弦太朗,無論是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他、或是忍著身體的不適也要完成騎士社的工作,而這次勉強了自己的心,乞求對方不要把他推開……弦太朗這才發現,賢吾這樣的溫柔,對他和自己本身都嫌太沉重。

「對不起……」弦太朗拉開緊緊靠在自己身上的賢吾,「我沒有想到我的一句話讓你這麼痛苦……」

兩人漸漸靠近,交換著彼此的呼吸。

然後,不知是誰先主動的唇碰唇,帶點巧克力的苦味和白蘭地的芳淳,還有一些些關於愛情的那些味道……

 

「我不會推開你的……」帶點喘息地說道。

也許是補償作用,又或許是弦太朗從那個吻中得到了些什麼,關於愛情,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並不能了解太多,他只能從猜測、假設中求證,慢慢的,得到答案。

目前他只能知道,這個情人節,他似乎又長大了一點。

 

----------------------

寫在後面:

 

啊哈哈、本來要出國前就發的誰知道根本寫不完……

 

而且分太多天寫了越寫越展開,到最後爆字數就算了,最後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寫啥OTL

 

這次是妹妹阿嶽點的CP我才決定寫賀文,一開始是賢弦的,劇情老套不說,後面展開成賢弦賢真抱歉OTL

 

看來我以後可以開放給大家點CP了(沒人要ㄜ

 

以上祝大家有情人終成眷屬,雖然過很久了OTL

 

ミカ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