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7/Stray Kids

BAMBAM/方燦

前後無差

女性向同人

跨團

現實捏造妄想

應該會有錯別字

請小心食用

 

 

 

 

播送中的樂曲突然被手機的通知聲打斷,方燦的手機裡亮起了這段沒頭沒尾的訊息。

我回韓國了!

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他關上螢幕讓播放器繼續運作。

 

坐在已經不知道第幾年的4419路公車,以前簡直就是練習生們的專車一般,吱吱喳喳地討論著月末評比的內容或是上次在大樓巧遇了哪個大前輩云云。

他想起那個總是坐在他旁邊的瘦小男孩,用不標準的韓語——但方燦一點也不討厭,甚至覺得帶著腔調的語句還有點可愛,和他談天說地。

聊自己對音樂的熱情、聊著到異國生活的難處、聊自己家鄉的種種、聊著對當時而言不切實際的夢想。

方燦的練習生生活有一大半都跟這個來自泰國的男孩重疊,他甚至覺得他們會一起出道、永遠在一起⋯⋯

但世界就是這麼的奇怪,將他們從各自的人生中分離的,不是什麼預期內的現實。

『我喜歡你。』

他在某個冬季凌晨的夜晚突然這麼說了,走在前方的方燦轉過頭,看著不知道是因為天氣還是剛剛說出的語句而滿臉通紅的好友。

他歪著頭表示沒有聽清楚——又或者是假裝沒聽清楚,夜燈忽明忽滅折射著稍微飄下的雨滴,竟然也荒謬地羅曼蒂克了起來。

『我喜歡你!』

他放大了音量又說了一次,這讓平時腦筋靈活的方燦當了機,過了幾秒以後他走向對方,像是逃避著什麼一般勾著後者的脖子笑道:「嗯,我當然也喜歡你,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對吧!」

這是他們第一次親身體驗什麼叫做「包著蜜糖的毒藥」。

當對方用帶著一點哽咽的聲音笑著回應時,方燦覺得自己卑鄙到了極點,用這種方式對至親提起的勇氣敷衍帶過。

——這樣的我光是當你的朋友都沒有資格了,更何況是接受你的愛呢?

 

隔天的課程,他像是沒事一樣的出現在方燦的面前,和平時一樣笑著和他打招呼,一樣練舞、唱歌,一樣躲在角落默默哭泣。

只是方燦會發現,也許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在每個『一樣』的舉動中,他總是會看見對方眼神中的『不一樣』。

他們互相刻意忽略的,如似溫柔的空洞與寂寞。

 

      

『我要出道了。』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當方燦正在抓著鍵盤滑鼠絞盡腦汁製作新的編曲時,他突然開口。

⋯⋯喔、嗯⋯⋯我有聽說了。』停下節旋律的編輯器,只剩下節拍器滴答滴答的響著——他一時忘了該怎麼關掉它。

滴答、滴答⋯⋯中板。

『還記得上次有一群練習生來做節目吧?』他放下在手中把玩許久的寶特瓶——平時的話一定是開始拋瓶子試圖要它直立在桌上,而這麼做總是會在桌上發出扣扣的噪音而讓方燦焦躁地把他趕出房間。

『聽說是對方社長中意你,讓PD大人有了加入出道團體的念頭對吧?』練習生之間對於『出道』兩字相關的傳聞總是流傳得特別快,方燦當然不例外。

『嗯,抱歉呢⋯⋯

滴答、滴答⋯⋯漸弱。

『為什麼跟我道歉——』發現對方聲音突然變小,方燦才抬起頭,發現對方哭喪著臉看著自己。『喂,別哭啊!』

驚慌失措地起身,很少看到他的眼淚,他不能理解,又好像能理解眼淚的意義。坐在他的面前,反射性地觸碰他的臉想為他擦眼淚,沒想到對方卻微微的躲開他的手。

滴答、滴答⋯⋯漸強。

彷彿這個舉動比起出道更讓他受到打擊,他勉強自己放下僵在半空中的手,拿起桌上的寶特瓶轉開遞給對方。

『祝福你。』方燦琢磨了許久,空白的腦袋裡只有這三個字。自己現在的語氣讓他想起那個冬夜帶著哽咽的苦澀笑容。

他很難過,但不是因為自己無法出道。

他真心的祝福這位好友可以往他夢想的路更進一步,他真正覺得遺憾的是能夠與他前行的不是自己。

滴答、滴答⋯⋯繼續漸強。

滴答、滴答⋯⋯強板。

複雜且矛盾的混亂情緒像是一個開關閥,關閉了腦所主宰的理性。

他不知道是節拍器還是自己的心跳,很慢,卻十分地強烈,

原來自己是這麼樣的喜歡眼前這個人。

滴答、滴答⋯⋯方燦溫柔地吻上男孩的唇,然後逃離練習室。

滴答、滴答⋯⋯休止符。

 

      

你過得如何?

我身邊的位子空空蕩蕩

即使無法回到那段難忘的日子

也想問問你的近況

 

公車為了前方的號誌放慢了速度,而播放器像是跟著方燦的回憶,播起了這首寫好一陣子,也確定要收錄到出道專輯的歌曲。

方燦平常不把DEMO放進手機播放器中,惟獨這首。

這是那個男孩出道以後,他為他寫的——又或者是為自己寫的。

關於他的情報,方燦並不是每件事都知道,他只知道每當看著車上認識的人漸漸變少時,他都會想起他:這次的新歌真是不錯、又去了哪個國家受到大家的歡迎⋯⋯

有時候也會收到一兩句如剛才的訊息一般不明就裡的問候,有時發了一張人滿為患的機場照和一個笑臉符號、有時是後台的美食、有時更只有一張家中貓兒子們的照片。

收到這些,方燦也會回覆一些無厘頭的訊息:練習室中一起做歌曲的朋友們的背影、在宿舍為弟弟們做的料理、大樓的廣告看板上貼著他的團體的照片。

——我們都想告訴對方,我很好。

 

下了公車,往練習生大樓的方向走去,小的時候他總覺得這段路好遠,他很感謝那個和他有差不多身高的孩子可以陪他一起走、度過無聊的路途時光。

長大後,這段路變得好近,但少了一起走的人,步伐卻很沈重。

就算已經確定了出道的時間——這個由他親手打造的團體——方燦還是照著從以前至今從來沒有改變過的時間表度過一天:關在練習室裡一整天。

在那裡他曾經為了節目來訪過,他也不記得那次是隔了多久之後的相聚,他只知道對方對於自己準備要出道這件事情感到雀躍。

「你好久喔。」

方燦打開練習室的門,發現十幾分鐘前傳來的那封訊息的主人正坐在裡面,桌上倒著的寶特瓶顯示了他消磨時間的方法。

「咦?」這個人總是會讓自己的腦袋打結。

「不是說了我回韓國嗎?」他一直以來的淡色頭髮染回了深色,時髦的有色墨鏡和總是花俏的衣著高調地表示著『我是藝人』的氣息。

「我看到了,歡迎回來。」方燦放下背包準備拿出筆電開始工作,「那跟你來這裡有什麼關係?」

看著忙東忙西的方燦,他站起身將方燦拉近自己,輕笑著邊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因為我想你了。」

又因他而停下所有動作,方燦彎起笑起來會變成兩道彎月的眼,深深地點了頭:「辛苦了。」

TBC

 

 

 

文筆復健中

不接受抱怨和撕西批,請給予愛的鼓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