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y Kids

梁精寅/方燦

女性向同人

現實捏造妄想

應該會有錯別字

請小心食用

 

 

多人的宿舍房間裡,只有一盞燈是亮著的,窗外的天色還處於不知是白天還是夜晚的混沌中,梁精寅穿著一身整齊且醒目的橘黃色制服,等待著哥哥喊他一起去學校。

今天他刻意提早起床,想延長一點點只有一人獨處的時間,想要細細地琢磨昨天才剛拿到的新歌。

戴上耳機後就進入了歌曲的世界。歡快的旋律中帶著堅定的意志,這是團裡的三個厲害的哥哥做的,但其實不只有這三個哥哥,每一個哥哥都厲害到讓他無地自容。

「咦?」在自怨自艾了幾秒後梁精寅注意到這次幫DEMO錄音的是方燦,平常錄音的工作幾乎是金宇珍或是韓知城負責,多忙的方燦會自己下去錄音十分地少見。

「因為是這樣的歌嗎⋯⋯」梁精寅自言自語道。

 

方燦做的歌中總是有『他』的影子。

 

對梁精寅而言,方燦是帶他離開地獄的那隻蜘蛛,在高手圍繞的環境下,他伸出了纖細卻也強韌的絲線,讓未成熟的他能夠攀附著走上出道的天堂。

他曾問過方燦為什麼要選這樣諸多不足的自己當成員,而他只是笑著看著梁精寅說,他很期待他的成長,也因為他純粹如白紙,所以可以精準地接收他所製作的歌曲而興奮不已。

也期待有一天,他們的老么可以獨當一面,成為後輩們追逐的對象。

——人如其名。

這是梁精寅看著眼中閃爍著光芒的方燦述說著這些時第一個想到的詞語,這個男人總是帶著如春日陽光般燦爛且溫暖的氣息。

有時嚴厲地要求完美,又有時候會邊喊著好可愛邊抓著自己珍惜地寵溺著。

所以當時只是害羞地點了點頭並且答應會努力做到的梁精寅,其實沒有告訴方燦:他一點也不想獨立,他只想永遠地當方燦的弟弟、永遠地只唱方燦作的歌。

 

——如果我變成你寫的歌,你是不是就會多注意我一點?

身為vocal line的梁精寅,總是演繹著歌曲製作人的情緒;製作者將想法轉移至歌曲中,再藉由自己的聲音轉化成旋律。這樣帶點浪漫又有些殘酷的情懷,梁精寅卻因能夠藉此感受方燦赤裸裸的脆弱——就算對象不是自己——而樂此不疲。

當梁精寅在錄音室對著麥克風唱歌時,他就是歌,他就是那首可以自由任意地在方燦的心中環繞的歌。

每當音樂停止時,就像是斷掉的蜘蛛絲一般,將他抽離回到現實。

他知道,只要方燦的歌還繼續追著提早他四年的背影,他會回頭看自己的機會就不高。

但他知道,就像是永遠放進播放器裡的歌曲,就算現在不聽,他也會等待,等著在未來的某一天,可以打開按下播放的按鍵,並且不斷地不斷地重複播放。

 

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是黃鉉辰催促出門的訊息。

梁精寅放下耳機,收拾了一下桌面和表情,抓著書包走出了房門。

「你不是說要提早起來嗎?怎麼還要我等?」訊息主人開玩笑地抱怨。

「是我在房裏等哥啦!」

 

——我就是那首可以讓你重複播放一輩子的歌。

 

FIN

推薦一下岑寧兒的《如果我是一首歌》,完全是vocal忙內對製作人哥哥的告白!!!!

友「說好的對這些孩子有的只有母愛呢?」

我「看兒子們交男朋友也是當媽媽該經歷的啦!」

請不要報警抓我。

sun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