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7/Stray Kids

BAMBAM/方燦

前後無差

女性向同人

跨團

現實捏造妄想

應該會有錯別字

請小心食用

 

 

看著他在電腦前敲打著MIDI,重複聆聽不同節奏的曲子,BAMBAM覺得自己彷彿回到了過去,那個苦澀卻又甜美的時刻。

他們像是朝著月亮狂奔的狼犬,不知道月亮距離自己有多遠便一股腦地往前衝,途中雖會遇到障礙讓自己遍體鱗傷,但他們會互相舔拭傷口,給予對方溫暖。

不知是年少輕狂的感知麻痺,還是青春期的荷爾蒙失調,互相扶持的過程中總會不小心擦出禁忌的火花。

但是BAMBAM知道自己對這個人的心情不是一時片刻的意亂情迷,他自認他的性向符合大眾期待、女朋友也交過幾個,但面對這個看似冷靜,但總是明顯在強壓自己慌亂的男孩,他放不下,也不想放下。

所以他在他們凌晨結束練習後特地在樓下等他——這個皮膚白得不像樣的男孩,總會因為忘我地陷入音樂的世界中而忘記回家睡覺的時間。

『你幹嘛等我?』

他不解,但也隨著起腳的步伐與BAMBAM並肩。

『怕你太像鬼,附近的居民會嚇到。』

這個年紀的男孩該有的回覆。本以為對方會頂回來,卻沒想到卻只是喀喀地笑了。

『笑什麼啊!』BAMBAM有點心虛。

『嘻嘻……沒有。』他邊忍住笑意邊說道。『謝謝你。』

BAMBAM停了下來,他看著因為滑手機而沒注意到自己的那人的背影,飄著的小雨凌亂且不經控制地隨風起舞,脫口而出。

『我喜歡你⋯⋯

『嗯?』聽見後方傳來自己好友的聲音,這才發現BAMBAM停在幾秒前的路上。『你說什麼?』

『我喜歡你!』

告白像雨滴,在心中積了太滿之後便會不可收拾地往下掉,有時會是傾盆大雨、有時是像現在這樣,幾乎感覺不到——但它確確實實地存在著,並且在你不注意的時候讓你全身濕透。

BAMBAM完全可以理解對方的回應,似懂,卻又不想懂。

一起回到宿舍後,聽著下鋪勻稱的呼吸聲,BAMBAM失眠了,不知是不是泰國人與身俱來的樂觀使然,對於得到反應,他意外的並不難過,甚至覺得對方只是驚慌地逃跑而不是上前揍自己一頓,代表其實他對自己還是有好感。

——我只要慢慢地,讓雨水浸透他就行了吧。

 

      

從那次之後BAMBAM還是像沒事一樣和他一起搭車、一起練習,但他感覺得出來,對方的眼神和神情,還是因那天夜晚的告白而有所改變。

BAMBAM也只是假裝沒注意一般地和他繼續相處——並且享受著這份多出來的關注。

 

直到BAMBAM出道的消息傳遍了整個練習生大樓,出道名單中沒有那個總是和他在一起的男孩也一起傳了開來。

一起練習、一起出道是他們心照不宣的共識,也是目標。搬出了宿舍,BAMBAM十分喜愛並也慶幸能夠和這些成員們組成團體、成為家人,但他還沒有習慣當因準備出道而忙到昏天暗地時,那個熟悉的身影不在自己身邊所造成的抽離及空虛感。

那天在練習室的眼淚對兩人來說都是不可理喻的,對BAMBAM自己來說更是。

他知道自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掉下眼淚,避開伸出的手是對這個與他共同成長的男孩最大的尊重——在這個時候如果被他的溫柔給安慰,BAMBAM深怕自己早已堆積到沈重不已的愛會再次爆發。

 

——『祝福你。』

這是他離開練習室的最後一句話,獨自被留下的BAMBAM已經停下了眼淚,取而代之的是錯愕與不可置信。

他撫著自己的唇感受幾秒鐘前停留在這裡的溫度,他不懂對方的這個舉動究竟是什麼用意,只知道他清楚看見當對方親吻自己後,那白皙到蒼白的膚色明顯地紅潤了許多。

BAMBAM不是很能理解這樣的行為背後的含義,他只能呆愣地起身跟上逃跑的男孩。

 

——出道後比出道前更辛苦。

這是BAMBAM出道後的感想,他不再是那個在公車上的短暫通勤時間看著漫畫書笑著的男孩,他的一舉一動所影響的事情多到他無法想像。

他跑遍了全世界、製作音樂和影像、上了許多節目做了許多拍攝,也面對許多流言蜚語。當他結束工作累到只想躺在床上不動時,就會打開訊息,看著大約10個小時前傳來的照片:一張樸素的家庭料理照。

BAMBAM回傳了一張看似高級的外賣照片,寫道:我的午餐,再加上一個內建的眼淚符號。

搞不清楚也不在意時差,他對他從來不需要這些小心翼翼。

沒過多久訊息聲響了,傳訊者只是傳了個安慰的貼圖。


『真⋯⋯⋯⋯⋯⋯』發送。

叮咚

來了個打氣的貼圖。

BAMBAM科科笑著,這個人總是能做出動人的曲子和美麗的歌詞,但總是不懂得用詞句表達自己。

『恭⋯⋯⋯⋯你!』再度發送,句子裡添加了許多代表開心的符號。

這次回傳的時間慢了許多。

謝謝再加一個害羞的貼圖。

 

四年後終於聽到了對方也要出道的消息。

BAMBAM會趁著待機等短暫的空閒時間上網看看節目片段,他才理解為什麼當初出道時沒有選擇他:比起在團體裡當老么對哥哥淘氣,他更適合當個領袖,帶領著各自身懷絕技的成員們走向出道之路。

所以他也不斷地向公司要求能夠演出,想要告訴他也告訴所有人,這個人值得大家的信任與支持——就像當初相信他的自己一樣。

 

BAMBAM?」

回憶被熟悉的聲音打斷,BAMBAM回過神看著白皙卻厚實的手在眼前晃呀晃的。

「喔?抱歉出神了,你剛剛說什麼?」他停住對方的手邊說道。

「沒,我什麼也沒說,只是工作告一段落了,要不要出去吃點東西?」

「不了,等一下要跟哥哥們在公司開會,差不多也該走了。」雖然可惜,但他只是『順路』過來,沒打算久留。

「喔、嗯,我知道了,我晚一點等成員到了再跟他們去吧。」沒想到會被拒絕所以舌頭打了結,在BAMBAM眼裡像是抓到獵物的蛇。

「可惜嗎?」他壞笑道。

「才、才不會!我知道前輩很忙——

話未將至,BAMBAM便將他拉至自己正坐著的沙發,並且將他壓制在身下。

「喂!你瘋了?這裡有防盜監視器⋯⋯

「呀,你說,那時候你親我是怎麼回事?」BAMBAM靠的極近,用帶著呼吸的聲音問。

⋯⋯就那麼回事囉。你不是哭了嗎?」他推開BAMBAM自己坐起身說道。

這件事已是兩人都不想回憶起的青少年衝動的黑歷史,但BAMBAM又同時感謝那個瞬間,他們確認了彼此。

「那你能不能,像那時候一樣——」「不能。」

方燦的話語中邊拒絕卻又不抗拒BAMBAM的接近,BAMBAM淺淺地停留不繼續深入,反正就算走向不一樣的路,我們還是像過去一樣,述說著對音樂的堅持、對夢想的憧憬,以及對彼此的愛。

 

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時光

我將銘記在心

“Thanks my friend.”

 

FIN

注意力超級不集中的可能上下篇會有情緒上的落差也不一定XDD

如果他們可以在哪個舞台上合唱4419那就即將是我人生的巔峰XDD

sun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