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7/Stray Kids

BAMBAM/方燦

女性向同人

跨團

現實捏造妄想

應該會有錯別字

請小心食用

 

 

BAMBAM,下了飛機以後哥哥們說要去吃點宵夜,你要一起嗎?」偌大的頭等艙,旁邊座位的有謙輕聲問了問。

「不了,我想家裡的貓兒了。」拉開口罩用唇語說道,並且露出一個疲倦的笑臉。

「人家說貓奴真的就是在說你啊!」多年的好友笑著,「知道了,等會兒幫你跟哥說一聲。」

 

凌晨時分回到了住處,卸下了行李和衣物,雖然沒有一點光源,但城市的燈火透過超大落地窗反射的光線讓他隱約看見家中的三隻貓兒正各據一方睡著。

繁忙期總是這樣,各個國家到處飛、日夜顛倒地錄製節目,雖然精神和肉體都已經疲憊到了極限,但BAMBAM總覺得這樣忙碌的自己很幸福。

洗漱了一番,換上柔軟的居家服,因為時差的關係還不是那麼想睡,BAMBAM倒臥在超大沙發上邊滑著手機邊欣賞著夜晚轉為白晝的短暫美景。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從沙發上坐起身,走向臥房。

白色系的床具透著清晨的陽光,被子的部分卻有著異樣的隆起。

BAMBAM笑著拉開原屬於自己的被子,清瘦的男子正倒在裡面熟睡著,寬大的深色T恤襯著過白的皮膚。帶著珊瑚色的乾燥雙唇、以及天生上揚的嘴角⋯⋯

——像貓一樣。BAMBAM想著,如果可以的話,真想把這隻貓永遠留在家裡好好寵愛。

Chris⋯⋯

輕聲地喚著這個不常被人提起的稱呼,雖然在公開場合時還是會喊他的本名,但更多時候他更習慣,也不想改變自己叫他這個名字。

「嗯⋯⋯早。」方燦帶著鼻音,迷迷糊糊地對BAMBAM道了早,邊揉著眼邊坐起身來,不知是剛睡醒還是單眼皮作祟,浮腫的眼皮下掛著兩道黑青,帶著血絲的眼球也說明了主人的睡眠時間有多麽的荒謬。

「剛睡嗎?」看著自己桌上擺放的,不屬於自己的電腦和筆記本,BAMBAM早該想到這個人就算在韓國也在過澳洲時間。

「沒有⋯⋯兩個小時前吧」抓起BAMBAM手上的錶計算了算,早上5點,好像還可以多睡一下。

「那你睡吧⋯⋯」揉了揉方燦的頭髮,染燙的痕跡也影響不了柔軟的觸感。

「沒關係,我也差不多該準備起床了。」本來還貪戀著床鋪的溫度,卻看見了BAMBAM的倦容,覺得霸佔對方的床好像有些不對,「而且你一定累了吧。」

「不⋯⋯一起吃早餐吧!」知道推來推去一定沒完沒了,BAMBAM決定起身做早點,媽媽親自傳授的荷包蛋、冰箱裡僅存的半條土司、泰式咖啡,簡單的餐點卻因為雙份的餐具而讓他感到滿足。

轉身準備叫方燦出來,卻發現他端著放滿飼料的小碗,貓兒們全簇擁到他的腳邊,又是磨蹭又是喵喵地催促著。

「別急、等等⋯⋯拿鐵別抓我的褲子!痛⋯⋯該給你剪指甲了!」邊和貓兒們親暱地對話,邊一一將餐點放到牠們的面前。

看著這個畫面,BAMBAM竟感動地有些想哭,在這個喜愛的空間,和他喜愛的孩子們,以及他喜歡的人⋯⋯這些若是夢的話,他希望就這樣永遠不要醒來。

「好幸福喔⋯⋯」他輕聲地脫口而出。

「嗯?你說什麼?」聽到身後的聲音,方燦抬起頭問。

「沒。」BAMBAM招手邀請方燦到餐桌,「來吃飯吧。」

 

「真抱歉啊要你做這些。」熟門熟路地拿出冰箱裡的泡菜——連主人都不知道自己冰箱有這個——BAMBAM的對面位置坐好,方燦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頰。

「我自己想做的。」看著對面的方燦,本來以為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毫無顧忌地玩耍了,但現在這個人卻在自己的家裡,睡在自己的床上,餵自己的貓,和自己面對面吃早餐,雖然已經說了很多次了,但真的,就像夢一樣。

Chris⋯⋯

「怎、怎麼了?」雖然方燦已經習慣了大家不再喊他這個名字,但每當BAMBAM這麼叫他的時候,他才會想起和他已經是朋友以上的關係,意識到這點讓他的心臟暗自地緊縮一下,為了不讓對方發覺自己的慌亂,他拿起咖啡,想用馬克杯遮掩自己的表情。

「我們這樣好像同居喔。」BAMBAM托著腮,帶著惡作劇的笑容説道。

「同——咳咳咳、咳咳⋯⋯」喝進去的咖啡差點變成殺人武器,不知是因為劇烈咳嗽還是其他理由,白皙的皮膚漲紅後總是特別的明顯。

邊笑邊拿餐巾往方燦臉上撫去,只見對方用力搶過自己手中的紙巾。

「誰跟你同居啦!明、明明就是你要我來幫你照顧貓的!」

明明就有寵物旅館可以託管,但BAMBAM總會先要求方燦管理自己的家和貓;而其實對貓並沒有特別喜好的方燦,也總是會答應對方無理的要求。

他們都知道,未來能夠像這樣安安靜靜地看著對方的機率只會越來越少,所以都盡可能地待在最有可能遇到彼此的地方。

 

「謝謝,下次還有需要的話會再叫你的。」BAMBAM笑著繼續欣賞著方燦的各種反應。

⋯⋯嗯。」喝下最後一口咖啡,方燦已經不想去思考自己的耳根到底有多紅。

 

喵~~貓兒們呼喚打破了沈默,三隻不同品種的貓和一個人,卻像家人一般組成了家庭。

牠們跳上餐桌在兩人之間以及空盤剩飯中周旋,BAMBAM和方燦只能手忙腳亂地收拾殘局。

——像是一家五口一樣。方燦絕對會把那個當下的這個想法帶進棺材裡,決不讓任何人知道。

 

「等等收拾完再睡會吧。」

「你才要睡會吧!」

「嗯,我也睡,我們一起。」

——!」

 

fin.

 

我只是想寫點甜的,沒有什麼意義的那種。

 

sun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