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y Kids

徐彰彬/Felix

女性向同人

現實捏造妄想

應該會有錯別字

請小心食用

 

 

 

 

【彬菲】Rose-tinted

 

『哥,你睡了嗎?』

房門後傳來悶悶詢問,徐彰彬抬起頭,手機螢幕上正好顯示了“GAME OVER”的字樣。

「沒,怎麼了?」起身打開房門,Felix低著頭站在自己的面前,乾淨的毛巾掛在濕漉漉的頭髮上、睡衣底下散發出的微微熱氣顯示了他剛洗完澡。穿過對方身後看見客廳的燈已完全暗下,才發覺時間已經不早,除了還在工作室,經常晚歸的室友以外,所有人都已經回房休息。

雖然Felix總是在三更半夜使用浴室,但這麼晚倒是非常少見。

「大家都睡了,我不好意思用吹風機。」舉高手上抱著的吹風機和保養品的盒子表示意圖,Felix依舊低著頭讓徐彰彬看不見他的臉,後者點了點頭,往後退讓出進房的路。

「謝謝哥。」

Felix坐在書桌前背對著半臥在床上的徐彰彬,拿著保養品在臉上拍拍打打,看著對面的傢伙的背影,徐彰彬有些洩氣。

 

約一小時前,爭執的聲音傳進了房裏,說話的只有一個人,那個與長相充滿落差的低沈嗓音讓徐彰彬一秒就認出是Felix

——在跟父母通話吧⋯⋯

他這麼想著,至今Felix的父母還是對兒子正在走的道路表示反對,噓寒問暖的國際電話中偶爾會有像這樣子的衝突發生。

而每每Felix通完電話以後,都會低落好一陣子。要嘛躲起來偷哭、要嘛假裝自己好好的。但無論是雙眼隱藏不住的紅腫,還是比哭還要醜的假笑,都讓徐彰彬感到非常的不捨。

 

透過桌上的鏡子隱約看見泛紅的雙眼,想來是在浴室哭過了吧。

徐彰彬再次放下手機——遊戲雖進行著,但他的意識卻從來沒在上面,走上前拉起Felix頭上的毛巾。

「哥——?」「你到床上坐著,我幫你吹頭。」

打斷Felix的話,無視他被眼淚摧殘地坑坑疤疤的臉,徐彰彬坐回床上等待對方跟上。

毛巾輕柔地摩擦著半乾的頭髮,是淡淡的粉紅色,就算在室內不亮也不暗的日光燈下,也透著奇妙但也溫柔的色彩。

打開吹風機,徐彰彬的手指在Felix的髮絲間游走,白皙的後頸肌膚也泛著令人憐惜的色澤,他的思緒突然跳脫,想起了B-612行星的那朵任性的玫瑰。

美麗,卻也孤獨,看似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但握住以後卻又什麼也沒有。

徐彰彬也想要為他灌溉、也想呵護他,更想拿出玻璃罩子要他一輩子在他的保護下不受傷害。

「有什麼難過的,哥不能替你分擔?」他情不自禁地將Felix擁入懷中,將臉埋進他剛被烘乾的頭髮,令人安心的溫度和潤絲精淡淡的香氣,好想好想把這樣的你永久保存。

「彰彬哥?」Felix被身後的人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對方的每一個動作是如此輕柔且真摯,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Felix呀,哥真的,好喜歡你。」背後的人將自己轉向,Felix看著徐彰彬的表情,細長的雙眼,眉間帶著令人心疼的皺折,Felix不是很能理解韓語中的『喜歡』代表的意義——又更是,他不懂徐彰彬口中的那個單字代表的涵義。

 

“Like see through rose-tinted glasses.”

這是Felix給徐彰彬的註解。

原意雖然是負面的,但他正面地就像是戴著玫瑰色的眼鏡,用帶著傻勁的天真與樂觀來面對一切,並且感染給所有人。

和這樣的人在一塊,感覺真的很好。

徐彰彬是在他迷惘時第一個帶領他一起往前的人,像是生物的銘印作用一般,從那時開始Felix的視線就再也離不開徐彰彬。

有時也吃過自己也感到奇怪的醋,受過自己也不懂的失落,但他不敢確定自己的心,他害怕若是他所抱持的心情,只是像小時候想要跟幼稚園老師結婚那樣的膚淺,他會再也無法面對徐彰彬這樣好的人。

他不想要自己對這個人的情感像花瓣一般地輕薄且脆弱。

 

「我不懂⋯⋯Felix伸出手在徐彰彬的眉宇間游走,想要撫平他表現在臉上的難受。「我不懂哥的意思。」

——更不懂我自己的。

「哥的意思就是這個意思。」

徐彰彬將Felix推倒在床上,高級柔軟的被子上散落著淡粉紅的髮絲和透著光澤的肌膚,他低下頭,用唇輕輕地感受著,漂亮好看卻被眼淚摧殘的雙眼皮、除了可愛以外找不到形容詞的雀斑、然後是豐滿的嘴唇。

徐彰彬猶豫地用舌滑過,對方卻意外地放鬆了禁錮,這不是他第一次親吻,但是是第一次藉由吻來感受另一個人的體溫。

過於靠近的距離讓他連鼻息間散發的訊息都能清楚感受,他大起膽子用力吸允,換來的是驚訝的呢喃,那是徐彰彬第一次聽到Felix發出這樣的聲音,像是催化劑一般,他又加重了力道,空氣裡只剩下呼吸聲和迷情中不小心洩露的水聲。

徐彰彬和Felix第一次的接吻,是牙膏的薄荷味。

 

空調也降不下的氣溫,徐彰彬和Felix各佔據宿舍床的一角。

「抱歉⋯⋯

徐彰彬很想再更進一步,但當他抬起頭看見Felix迷濛中帶著迷惘的表情後,理智強制制止了情慾,他拉起在自己身下癱軟的Felix,並將自己與他拉開距離——並且盡力地去無視雙方腿間的熱烈。

「沒事的⋯⋯」停頓了幾秒,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大腦需要消化的情報太多,Felix只能擠出這幾個字。「不討厭哥這樣對我。」

「不行的!」徐彰彬突然激動起來,「你你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啊,哥不記得有這樣教你!」

「什麼?」

「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對你做這樣的事就是不可以!」

「可是我⋯⋯

「不行,雖然我說了很喜歡你,可是——」在語無倫次中終於發現自己混亂中說了些什麼,徐彰彬現在才開始因為害羞而滿臉通紅,他垂下肩膀移開視線說:「Felix你沒說你喜歡哥呀⋯⋯

 

——See through rose-tinted glasses.

Felix笑了開來,果然沒錯呢,在充滿距離感的外貌以及氣場強大的表演下,是個帶著玫瑰色眼鏡的天真者,純真且樂觀。

 

「我也喜歡你。」Felix看著徐彰彬的雙眼,看著他因為自己的語氣而變換的表情。

 

——是銘印就是吧,反正這個作用是不可逆的。



「既然我已經說了也喜歡哥了,那可以繼續了吧?」

「不不不不不行、還是不行!」

「怎麼了?」

⋯⋯我們、我們還未成年⋯⋯

 

FIN.

 

被小菲的粉紅髮迷惑加上看完Two Kids Room的一個腦洞。

反正同人就是OOC,不給投訴啦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