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此為仮面ライダーフォーゼ(FOURZE)同人文,電視版、電影版捏他、人物角色崩壞、劇情捏造有,如無法接受者請不要往下看。

 

 


「弦太朗同學,你有女朋友嗎?」女孩問,帶著一臉期待。

「我……沒有!」很快速的回答了女孩的問題,聽到滿意答案的她卻忽略了弦太朗臉上一閃而逝的惆悵。

但卻讓站在一旁的流星看盡了他所有表情。

"那女孩……對他而言如此重要嗎…"他心想。

 

他從沒見過那個叫做美咲撫子的女孩,應該說,他曾在自己的學校裡見過"本人",但他知道那個人絕對不是讓弦太朗在一個人的時候會默默看著窗外的人。

 

 

『弦太朗?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因為忘記拿東西而在度回到兔子窩的流星,看到弦太朗一個人坐在白色的長椅上,望著那唯一面對地球的窗戶。

『嗯?喔、是流星啊……』聽到叫喚的弦太朗回過神來,『我沒事…只是有點累了而已。』

『累了?』今天明明就沒做什麼事。流星心想,然後他發覺了弦太朗手上拿著的東西。『這是…沒看過的開關?』

『這個啊?』拿起手上的橘色開關晃了晃,『是S-1開關喔!』

橘色的本體上有個醒目的大火箭,上面寫著"S-1"。對流星而言,這是個陌生的開關,就算是賢吾也很少提到它或是將這個開關拿出來使用。而騎士部的社員們也是,只要提到這個開關,就多少會露出寂寞的神情。

 

『我一直很想問……』流星走到弦太朗旁邊坐下,『這個開關對你們到底有什麼樣的意義?』

『意義嗎…』弦太朗低頭看著手上的開關,露出難得的落寞表情。『是一個我永遠、永遠都不會想再想起的故事。』

 

他提起了從天而降的撫子,敘述了女孩天真可愛的笑容和他對她的喜愛,也說了那天痛徹心扉的離別。

 

弦太朗再度抬起頭看著散發著寶藍色光芒的美麗行星。

 

『抱歉,讓你又提起…明明說了不想再想起來的。』流星也抬起頭跟著看,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樣盯著地球看,眼淚就不會落下。不過他實在不知道,這時候落下的眼淚究竟是什麼意義。

女朋友,嗎?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當他聽到這個名詞的時候,心裡總是會隱隱作痛。就算她只是宇宙的能量體、就算她只是個開關……真是狡猾,妳沒在他身邊,卻佔據了他心裡的全部。

 

『沒關係的,撫子也是我的朋友,讓朋友認識朋友沒什麼不好!』又是這種自以為是的友情論調,弦太朗總是覺得把所有人都歸類成"朋友",就能夠平等的對待每個人。但他自己心裡也知道,這只是一種害怕,害怕寂寞。

因為有過失去的痛,所以弦太朗才會總是在追求朋友,想盡辦法讓大家圍繞在自己身邊。或許熱鬧的外在,能夠掩蓋內心的寂寞也說不定。他知道這樣的自己其實很自私,因為每個人都不想放棄,所以給了每個人一樣的希望。

 

就像他知道流星對自己……只是假裝不知道。

 

『朋友,是嗎?』但流星不是笨蛋,他知道弦太朗知道自己的心情。今天當他聽過撫子的故事之後,他完全能夠理解弦太朗的作法。『照你的說法,她複製的,是我們學校的女生?』

『是啊!』弦太朗說,『所以當我看到你來的時候嚇了一跳!看來我跟昴星很有緣份呢!』

『哈哈……是啊。』為什麼笑起來像是在哭?為什麼?本該死心的、兩手卻扣得死緊不願放開?流星再度抬頭望著地球,真希望眼淚可以融入碧藍之中──這樣要怎麼哭都不會有人發現了。

 

既然你害怕,那我就來保護你。

 

----------------------------

寫在後面:

對不起這一點起承轉合都沒有就只是我想寫而已…

 

痛流星痛好玩的對不起OTL

 

我還在尋找這個人在我心中的定位,這只是雛形,未來還有無限的更動。

 

ミカド ☆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