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此為仮面ライダーフォーゼ(FOURZE)同人文,電視版捏他、人物角色崩壞、劇情捏造有,如無法接受者請不要往下看。

 


「啊、好痛!」

難得在基地裡沒有工作而是再閱讀的賢吾突然說,手一邊摀住自己的嘴。

「怎麼了?」坐在一旁的流星問。

「沒事,只是不小心把嘴唇撕破了。」

天氣乾冷,嘴唇難免會有乾燥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就把上面的皮撕掉,這是每個人都會做的事。

「還好嗎?痛嗎?有流血嗎?」聽到對方喊痛的原因,流星一個箭步向前湊到賢吾的面前。

「嗯…有點痛,應該沒有流血吧…」

「我看看,把手放開。」流星緊張地輕拉開賢吾的手,仔細觀察著後者的唇。「還好只有一點紅,沒有流血,不過你的嘴唇也太乾燥了吧,沒在用護唇膏嗎?」

「嗯、嗯…因為很麻煩…」被人盯著嘴唇看讓賢吾有點不太自在,「沒、沒事的話就不要這樣看了…很奇怪…」

「哈哈,因為難得可以這麼近看賢吾的嘴唇嘛…」看著因為自己而害羞的賢吾,流星心裡突然浮現一個想法。「對了,你等我一下。」

轉身跑到自己書包前東翻西找,然後拿出了小小一罐東西回到賢吾面前。

「你看!」

像是獻寶一樣把手攤開,流星的手心上站了一個小小的罐子。

「護唇膏?」

看著瓶蓋上的標識,賢吾回答。

「沒錯,剛好我今天有帶出門,真是太好了!」流星邊說邊把瓶蓋轉開,小瓶內裝的是固態的唇膏。「借給你用吧!」

「不…不用了,這種東西是私人用品,共用不太好吧?」

「沒問題的,這不是直接對著嘴唇搽的那種,」料到對方會這麼說,流星邊回答邊用手指抹過瓶內的內容物。「是沾了用手擦上的。」

「這…」還是顯得動搖。

「別這啊那的了,你嘴唇不乾不痛嗎?」隨便露出笑容都可以迷倒一堆少女,但熟悉流星的人便知道,這種笑容代表了他絕對在計畫些什麼。

「嗯…是很痛…那我就、不客氣了…」可惜混亂中的賢吾並沒有發現異樣,伸出手想要接過罐子沒想到流星卻把拿著唇膏的手移到賢吾的位子取不到的距離。

「怎麼了?」

「我來幫你擦吧!」

「咦?」

賢吾還沒有理解完流星說的話,後者的手完全沒有給前者任何思考的時間便移到目標的嘴唇上。

滑潤的手指接觸到乾燥的雙唇,這樣奇妙的感覺讓賢吾完全不敢動,因為緊張而把雙唇緊閉,不小心連眼睛都一起閉了起來。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人呢。

看著賢吾的反應,流星不禁笑了出來。

「呵呵,你放輕鬆點啦,我不會對你怎樣。」

「我只是,有點嚇到…」緩緩睜開眼睛,賢吾小聲說道。

「嗯,我知道,難免的。」流星笑著說,他覺得賢吾的每個反應都可愛到想要對剛才的保證反悔,「來,靠近一點。」

不知為何要聽從流星的話,可能只是覺得脣膏讓自己的嘴唇不再乾燥的感覺很好,也有可能是在貪戀流星手指上的溫暖。嘴唇被來回摩擦著,原本的乾澀已經變的柔軟。

──好舒服…

不知不覺產生這樣的想法,賢吾有些失神,嘴唇也有點配合著手指的律動而嘟了起來。發現賢吾的反應,半開半闔的眼和噘起的厚唇,流星也覺得自己體溫正在上升。他放慢手指的移動,緩緩靠近,然後停下,在對方還沒有回過神來以前再次碰上剛才離開的地方──當然,是用自己的唇。

突如其來上升的溫度、誘人的鼻息、窒息的空氣讓賢吾睜大了眼,不過他的視線只能看見流星臉部的局部,還有令人在意的、過長的睫毛。他的理智上想要離開,但無論如何都動不了。

溼潤的觸感襲上了受到唇膏保護的地方,流星的舌頭像是在幫賢吾療傷一般的舔舐著方才受傷的部位;帶點痛的舒適感襲上賢吾使他全身起雞皮疙瘩,前者趁著後者無防備的同時讓舌長驅直入,帶點飢渴地掠奪了賢吾口中的氧氣。

空氣被抽乾,賢吾窒息般的抬起無力的手尋求救助,不過在這裡,他唯一的救贖就是那個讓他差點缺氧致死的流星。

「哈啊、哈啊…」靠在流星懷裡大口呼吸,與其說靠著不如說是掛著,剛剛有一瞬間賢吾真的覺得自己快死了。「你、到底,在幹麻…」

「哈哈,抱歉…」撫著懷裡的人的背,流星輕輕笑著說,「因為賢吾實在是太可愛了…一回過神就親上去了…」

「你這傢伙…」

「…討厭嗎?」

「……不、不討厭…」

就像當初被直接叫名字一樣,很驚訝,但更驚訝的是他一點都不會覺得厭惡。

「嗯,那太好了。」流星把雖然看不到臉,但早已被赤紅的耳根背叛的賢吾緊緊抱住。「以後只要你嘴唇乾燥,我都可以幫你擦上護唇膏。」

 

「……以後我自己會準備。」

 

----------------------

寫在後面:

我不知道我在幹麻救命啊wwwwww

哪有人結局了才爆發cp愛的啊www

其實之前就很喜歡星星啦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才開始爆開來狂創作ww

大概是賢吾寫了公開告白信給流星的關係ㄅ(最好有

 

後面有點中途半端真不好意思@@

總之寫的我嘴唇好痛wwwwwww

 

ミカ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