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此為仮面ライダーフォーゼ(FOURZE)同人文,各種捏他、人物角色崩壞(尤其是流星)、劇情捏造有,如無法接受者請不要往下看。

 


賢吾一定很討厭咖啡。


至少流星是這麼認為的。因為他只要拿著咖啡進他的辦公室,裡面的那個人就會露出嫌惡的表情。

不過也許不是討厭咖啡,而是討厭流星總是把沒喝完的杯子留在他的辦公桌上。

很奇怪的癖好,很像是貓在自己的東西上留下氣味的本能。

流星當然很想要憑藉著自己本身的『本能』在『自己的東西』上留下氣味,但礙於賢吾還沒有是『自己的』的自覺,他也無法隨意輕舉妄動。

 

「怎麼了?」

察覺到針對自己的視線,賢吾從美其名『數據化』的一般文書工作中抽離,看著靠著牆站在自己身後的那個傢伙。

流星自從調來這個城市之後,幾乎天天都會到自己的研究室報到。

雖然說是希望藉由他的力量讓案子有所進展,但除了幾次的資料分析和案情討論之外,其他時間不是坐在椅子上隨意翻著自己的原文書(還一邊抱怨著自己的上司跟他的教授一樣不講理)、就是趴在一旁的小桌上打盹。

有時賢吾根本就覺得他是來這裡偷懶的。

 

「沒事,你繼續,不用理我。」

流星搖了搖頭,喝了一口手上的咖啡。

他又看到了對方皺起的眉頭。

這讓流星更確定了眼前這個棕髮的男人其實並不喜歡那個和他髮色相似的飲品。

 

「賢吾。」流星輕喚,被叫住的男人沒好氣地回過頭──無論是誰都不喜歡在工作中被打擾。

「有什麼事嗎?」

「你討厭咖啡嗎?」

「你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打斷我的工作?朔田搜查官?」

「如果你那個工作是工作的話,歌星助教。」流星雙手抱胸,「那我會建議你直接去出版社當打字員。」

「嘖!」被戳到痛處的賢吾回了一聲單音,便轉過頭去繼續敲打鍵盤。

明明拼了命進入父親生前所在的實驗室,但身為助教的他,卻總是被分配到普通的文書工作,這件事情讓他非常氣惱,而流星知道,所以也總是拿這點開他玩笑。

一點也不好笑。

「抱歉、抱歉。」發現自己玩笑開過頭,流星立刻陪笑臉。

「有這閒情逸致來尋我開心,不如快點出去搜查吧。」

但是賢吾才不是外面那些只要見到搜查官的笑容就立刻繳械投降的純情女孩,他才不吃這套。

「知道了…那我走囉。」

「……不討厭」

流星正準備開門離開的同時,聽到賢吾小聲的回應。

「嗯?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我不討厭……咖啡。」沒有轉過頭,只是回應著。

「是嗎?太好了,下次我再來的時候會多帶一杯給你。」

「……知道了。」

「有喜歡的口味嗎?」

Espresso,跟你一樣。」

「……我知道了。」愣了一下,但還是回應並且將門輕輕帶上。

 

 

「你幹麻一臉白痴的笑?」回到總部,搭檔的同門師姊Inga疑惑道,工作中總是不苟言笑的流星,今天卻不時的露出微笑。

「沒事,只是今天發生了一個令人開心的事。」流星答道,又再次露出了那個笑容。「我終於在『他』身上標記了我的味道。」

 

──流星從來沒有跟賢吾說過他喝咖啡的口味。

 

 

 

「……這是什麼噁心的癖好…」

「妳不會懂的啦!」

「我也不想懂。」

 

-----------------------------

寫在後面:

對不起五年後真的讓我熱暴走(yay)

科學家和搜查官根本!!!!!探案小說不是嗎!!!!

但是這篇一點探案都沒有只有流星很病很變態(

裡面的人的性格超崩壞的他們可能是平行世界剛好同名的兩個人ㄏㄏ

欸唷…五年的時間裡性格一定會有所變化啊(藉口

總、總之就是這樣啦不管了!(勾帶

ミカ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