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此為仮面ライダーフォーゼ(FOURZE)同人文,各種捏他、人物角色崩壞、劇情捏造有,如無法接受者請不要往下看。

 

 

 

在騎士部已經形成既定關係的兩人其實已經習慣了對方的存在。
但就是因為這樣如空氣般的關係,讓賢吾不知道弦太朗對他而言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他可以為了弦太朗連自己的生命都不要,當對方不聽自己建議的時候會感到委屈,就連揚言離開騎士部的時候腦子理想的也都是弦太朗的事情。

可是這樣的關係,讓賢吾很困惑,他這樣的心情,究竟是為了什麼?
為了弦太朗是騎士部的一員,還是重要的FOURZE變身者?
或是因為他們是朋友,朋友之間就是該互相關心幫助。
還是兩人的既定關係--switch使用者和司令塔,這種互利共生的關係?
又可能…是另一個更深層、令賢吾不想去碰觸的關係?

 

但更讓他害怕的事情是,會這樣思考的,只有自己嗎?
對人總是表裡如一毫不保留的弦太朗,對自己是怎樣的想法?
自己也是那個在他眼中都一樣「重要」的「朋友」嗎?

 

但這樣的困惑和害怕,就在弦太朗倒下的那一瞬間立即崩潰。

「如月--!」

所有的情感就包含在這聲呼喚中。

不管他所希望自己對弦太朗包含著什麼樣的心情、又或者對方對自己是用什麼樣的想法,他無所謂。

就算失去生命,

他也不要、不要失去這個人--如月弦太朗。

 

 

「你還好嗎?」回家的路上,賢吾一直跟在弦太朗的身邊──即便兩人回家的路完全是反方向。

身體剛恢復,還經過劇烈的戰鬥。賢吾知道弦太朗老是把友情當做生命泉源,但畢竟還是無法位他累積能量,倒下來也是遲早的事。

「我很好啦!賢吾你就不要擔心了!」

說謊。賢吾瞪著前方高瘦的少年,明明剛才轉過頭來的時候還踉蹌了一下。

「如果有任何的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就算這麼說,弦太朗還是不會告訴自己。這點讓賢吾十分氣惱。

「我知道,我是你重要的朋友──也是FOURZE的變身者!」弦太朗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說,但跟著笑容扯動的傷口,讓賢吾看了一陣難過。

「嗯…知道就好。」就算難過,還是讓嘴角硬拉出一到讓人安心的弧度──這已經是賢吾最大的突破。

「對了,賢吾!」像是不想再提自己,弦太朗突然轉移話題,「你跟我家不是反方向嗎?為什麼……」

話還沒說完,平時過動開朗的弦太朗突然白眼一翻,倒在賢吾的面前。

「如月──!」

 

賢吾用立花告訴他的方法再次把弦太朗帶回Rabbit Hatch

自從那次的『死亡』之後,病床已經是這裡的常備物品。賢吾坐在椅子上,看著因為過度勞累而昏睡的弦太朗。又是這種討厭的感覺,當他倒下時,彷彿自己的世界也跟著瓦解,這種騰空垂直掉落的感覺讓他不知所措。

「牽絆…是嗎?」看著對方緊閉的雙眼,賢吾想起基地外父親的字跡,『牽絆』已經是能夠超越宇宙的關係了,他還奢求再有些什麼?

誰說還想要什麼的?賢吾用立反駁自己,然後搖晃著腦袋,想把這些從心底油然而生的想法給搖出腦外。

 

"我是你重要的朋友──也是FOURZE的變身者!"

 

突然間弦太朗的聲音從賢吾的腦中響起,這讓想要重新振作精神的賢吾顯得更萎靡了,原本想倒掉的想法又一下回到腦中。

是啊,這是我們之間的關係──變身者和指揮者。雖是互助、是互信,講難聽點不過就只是普通的互利共生。就算超越宇宙、超越死亡產生奇蹟,又如何?

「比起超越宇宙的牽絆,我更想要的是其他的東西啊…」

「……是什麼?」

「像是如月的……!?」在沉思之中有個聲音,讓賢吾差點就把自己的心裡話說出口。

「我的什麼?」弦太朗邊想邊坐起身,笑笑地看著臉一陣青一陣白的騎士部智囊。

「……什麼都沒有…」看著雖然帶著倦意但還是充滿陽光氣息的臉,賢吾別開了視線。

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告訴本人的吧!更別說是希望自己是獨一無二這種事情……

 

 

看著賢吾不斷地在跟自己對話,弦太朗百般無聊地再度躺了下來。

第二次躺在這張床上,他回想起自己在彌留狀態時看到的景象:白光、父母,還有……賢吾。

這個曾經不顧一切救了自己兩次的男人,歌星賢吾。人如其名,就像遙不可及的星星,無論再怎樣的追趕,還是到不了他的所在;卻又永遠在那邊,屹立不搖地堅守著他的崗位。

有的時候會因為想法無法相通而產生口角、對自己的積極感到不屑,但卻是比誰都更熱烈去守護友情的人……

對他而言,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存在呢?

看著窗外的地球,他曾經說過,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無法成為朋友的。

但是,他不會說,其實有的時候也會有無法成為朋友的時候呢……

雖然很老套,但其實在醒過來的時候,賢吾的那滴眼淚,已經徹底的打亂了弦太朗的心了。

 

「賢吾…」弦太朗再次坐起身,盤著腿直勾勾地盯著打算裝忙帶過一切的對方。

「怎、怎麼了?」突然的正式感讓賢吾也緊張了起來。

「總覺得,我們已經無法做朋友了呢…」弦太朗苦笑道。

「是、是嗎…」歌星賢吾,你在期待什麼?不准期待、不准給自己太多的希望!

 

然後,是一陣你看我我看你的沉默。

 

「我們還是做最好的搭檔吧!」果然,能說的,只有這樣了吧…為了不破壞我們的關係。看著賢吾的眼睛,弦太朗把自己的想法用力地吞回去,硬是轉了個彎再度露出平時的笑容。

「……搭檔?」

「是啊!搭檔!我們是最好的搭檔不是嗎?」

「這、這樣啊……」看吧,果然不能對對方太過於期待……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早該認知道這個事實了吧?畢竟,這個男人心胸的廣闊不是自己能夠比擬的。

「那當然啊,我們一直都是好搭檔。」賢吾微笑著。

這已經是完全的拒絕了,放棄吧。

「賢吾?」弦太朗轉過身面向賢吾,「你怎麼哭了?」

但就算告訴自己了,心中的酸楚還是沿著血管來到了淚腺。

「我沒哭。」在心中大罵自己沒用,賢吾擦了擦眼角回應道,「只是眼睛疲累了而已……咦?怎麼都擦不乾……哈哈、一定是因為要救你這個傢伙才會這樣的,不要誤會什麼,我只是、只是……」

抓住賢吾的手,弦太朗看著對方被袖子擦紅的臉頰,并住呼吸盯著賢吾三秒後,緊緊地抱住了他。

「對不起。」


這是第二次讓他哭了。


「你、你幹麻?」這樣的舉動讓賢吾陷入了混亂,「放開我!」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像是逞罰自己一般,弦太郎一連講了好幾個對不起,

「對不起,讓你不顧生命的救我!對不起,讓你為了我哭。對不起,剛才又讓你哭了!對不起,我喜歡你!」

「你在說什麼傻話──」推著緊緊抱住自己的對方,賢吾沒有很清楚地聽到弦太朗的道歉,他一心只想要快點離開這個讓自己心跳紊亂的體溫。「……你說喜喜喜喜喜喜歡?喜歡什麼?」

「喜歡你,賢吾!」不想再讓撫子的遺憾再發生在賢吾身上。反正扭捏隱藏也不是自己的性格,弦太朗索性就把自己心裡的感受真實地告訴前者。「就算你會很困擾,我還是喜歡你!」

 

賢吾愣愣地看著弦太朗,他不知道現在究竟該用什麼表情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只知道現在弦太朗正紅著臉,一邊說著「就算你討厭我還是會喜歡你」、「不接受也沒關係我們還是可以做朋友」之類的話,一邊輕輕擦著自己臉上的眼淚。

 

賢吾說道,雙手撫上弦太朗的臉頰,給他一個溫柔的微笑。

 

「我也是,我也喜歡你。」

 

接著,兩人的身形參雜著柔和的月光,輕巧地合而為一。

---------------------------

寫在後面:

整理資料夾的時候發現的文章...

這到底是什麼時候寫出來的wwww

額額就當是弦賢大拍賣把舊文都貼出來好了...(ㄍ

 

ミカ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