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maging

封面感謝:Ranno

 

 

刊名:Rummaging
作者:ミカド
配對:流賢
頁數:72頁
價格:180NT
首賣:GJ-HEROES 2 (攤位:S04)
後續:CWT32-N11

 

警告:本刊雖以劇場版五年後為背景,但內容設定充滿大量捏他和捏造和妄想,只有設定是使用官方設定的架空文章!

簡單的說,12月等電影上映就準備被打臉啦^q^←

如果對此感到無法接受者請勿購買。

 

試閱下收↓↓

 

 

【星星】Rummaging 試閱

 

#0

實驗室裡來來往往匆匆忙忙,站在門邊的賢吾帶著緊張卻又興奮的心情看著這些穿著白袍子的人們──這些人,都是他今天開始的同事。

──原來爸爸以前工作的地方,就是這裡嗎?

他雀躍地東張西望,希望能夠找到一絲父親所留下的痕跡。

「請問……你是?」就在賢吾沉浸在這樣的心情之時,一個聲音從他的身旁響起,轉過頭一看,是個圓臉黑髮的男子。

「你好,我叫做歌星,今天第一天來到這個實驗室,請你多多指教。」賢吾拿出名片自我介紹,現在他已經不是那個對人不理不睬、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歌星賢吾了,現在的他是個能夠對陌生人投以禮貌的人。

「歌星助教你好,我叫山根,雖然比你早進這裡,但其實也只比你早個兩星期而已。」叫山根的男人微笑以對。

「是嗎……」

"碰──!"

突然一聲巨響,實驗室的門被人撞飛到窗前,就在眾人還在疑惑的當口,離門口最近的賢吾看到了一個全身漆黑的怪物走進了實驗室內。

「大家快逃──!」突然冒出的怪物讓賢吾措手不及,不過這也讓他想起了五年前在學校時也和一群好朋友打擊這種怪物。

「歌星助教小心!」山根的聲音打斷了賢吾因為想起過往而分散的精神,但為時已晚,襲來的怪人也來到他的面前準備攻擊。

--糟了!

面對這絕對會擊中的攻擊,賢吾只能閉上眼睛,擺出對怪物而言沒有意義的防禦姿勢。

"碰──!"

突然一聲槍響讓賢吾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卻是怪物的爪子被一個穿著火辣的性感女性的槍給擊穿。

另一個穿著合身藍色西裝的男人擋在賢吾的面前,奇怪的是背影和聲音聽起來很熟悉。

「我是Interpol的搜查官。」

「……這是什麼東西?」他指的是正在整頓旗鼓的怪物。

Phantom。是一種從絕望中產生的怪物。」那男人轉過頭去看著他身後的人,

 

「好久不見了,賢吾,沒想到事隔五年的再次重逢是在這種時刻。」


#1

 

「流、流星?!」賢吾睜大眼盯著眼前這個正在用更加熟練的截拳道攻擊那個名為Phantom的怪物的黑髮男人,差點又忘了自己現正處於危險之中。

「喂喂,別看傻了,一般民眾快去躲起來!」發現還愣在原地的賢吾,準備變身的流星喊道。

「不,既然已經知道是什麼東西了,那我也可以用我的專長來幫助你。」回過神來的賢吾打開離身邊最近的攝影機連接平板電腦,開始發揮以前adviser的分析工作。

「欸、你……」

「別說話了,看前面!」一旦開始工作就會全神貫注,賢吾的個性五年來都沒有改變,而流星的性格雖然已經較為圓滑,不過重視朋友的心態從來就沒有因此而變少,就算他承認有賢吾的幫助讓他的戰鬥更加有效率。

「別管了,你快點去躲起來!」

「找到了,攻擊他的右腹部,那裡的能量感應特別弱!」

「你這傢伙還是一個樣……好吧,就照你說的──」流星一個閃身躲過對方的揮擊,『哇擦--』一聲藉由空檔對它的右腹給予一個漂亮的迴旋梯。

還是那個冷靜的分析語氣和那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喊叫聲。

成功擊中對方的流星和滑動著面板的賢吾,雖然都沒有看著對方,但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最後Phantom破窗逃跑,流星在和同伴連絡之後,留在實驗室裡善後。

「好久不見了,朔田。」賢吾伸出手。

「是啊,自從你復活之後回來,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流星也禮貌性地伸出手回握,但看似寒暄的語句中卻帶著只有賢吾聽得出來的諷刺。

當初賢吾復活回到天高,惟獨回到昴星的流星是在看到友子傳過來的畢業照之後才知情。

這讓他非常的不諒解,對於賢吾的離開,他明明比誰都還要難過…當時為了忍住放聲痛哭而握出瘀血的拳頭、因為彼此都怯懦而總是錯失的對話機會,還有……他為他留下的眼淚。

所以他為了心理層面的小小賭氣,從昴星畢業以後離開了賢吾所在的地區,到外地考了警察學校、並以優秀的成績成為了Interpol的搜查官。

雖然很幼稚也很無聊,但他在心裡偷偷的在期待事隔幾年之後可以在出其不意的地方給賢吾一個驚喜。

而他做到了。

看著賢吾驚訝又帶點尷尬的複雜表情,讓流星心底的壞心眼更想要好好的捉弄眼前這個窩在實驗室家裡蹲科學家。

「剛剛叫你躲起來,為什麼不躲呢?」流星說道,「明明好不容易才復活的,你要好好珍惜這條命才對,不是嗎?」

又一句話刺進賢吾的罪惡感中,他知道沒有馬上告訴流星是他的不對,但他也有他的不得已。

不知道為什麼,告訴別人自己的復活對他來說是一種喜訊,但要他跟流星說,他又開始因為害怕而卻步──就是一種你明明就已經跟他好好道別,下一秒卻又被告知不用離開可以繼續留著的感尬感。

──惟獨對他,對流星。

 

 


#2

 

「歌星,這份資料你幫我數據化。」教授把一大疊文件堆在賢吾的桌上,交代完就離開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是,教授。」

賢吾有些氣悶,他也是帶著憧憬和幹勁來到這個他父親曾經待過的實驗室,但除了在自我介紹時和主任談過父親的研究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只是負責一般助理的工作。

──我辛苦唸書考進來這裡,不是為了讓你們多一個打字員!

 

「我以為你是負責什麼重要的工作,沒想到也只是文書處理啊?」流星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洩氣的賢吾身後,一轉頭發現他端著從外面買回來的杯裝咖啡,還沒買自己的份。

從那之後,流星就經常往實驗室跑,就算當時面對自己無言的質問時,賢吾還是只回答了一聲:『抱歉……」作為話題的結束。正當流星想要繼續追問時,同伴傳來的情報卻在催促著他離開。

 

「我才剛到這間實驗室沒多久,算是新人。教授們當然不會給我太多重要的工作」轉回頭去不打算理會流星的冷潮熱諷,賢吾假裝忙碌地翻閱著厚厚的磚頭書。

「既然你這麼閒,」流星當然不理會賢吾的反駁,自顧自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隨身碟放在電腦桌前,「幫我分析一下這個吧!」

「我什麼時候跟你說我很閒了?」還是老樣子,抱怨歸抱怨,手還是把隨身碟插入電腦主機中。

「這是什麼東西?上次的那個?Phantom?」

「這是Phantom攻擊後留下來的殘存能量……」流星移動到賢吾的桌邊,無視那疊搖搖欲墜的文件,隨意挪了一點空位給自己坐下,這個動作讓賢吾的眉毛抽動了一下。「它是一種特定人類經由某種轉換程序所產生的聚合體。」

「也就是……你上次說的,絕望?」

「沒錯。就是『絕望』。」流星看著窗外。「而且這種『絕望』的聚合體以宿主生前的外型繼續在人世間活動。」

「你是說『生前』?」原本一邊聽著說明一邊持續著手邊分析工作的賢吾,聽到關鍵字後驚訝地停下手指的移動看著左上方的流星。

「是的,只要成功轉換,那個人類──也就是宿主,就會死亡。」流星把視線移回到賢吾,平靜地繼續報告。

「並且,轉換後的生命體會持續尋找下一個能夠產生聚合的宿主。」賢吾盯著流星,半天說不出一個字,沒想到總是對生命充滿著執著的流星,居然如此平靜地說著一個人的死亡。

「……所以,」他用有些沙啞的語調開口,「這就是你大老遠跑來這裡的目的?」

「是啊,上級的吩咐,不得不執行。」點點頭,卻又像是突然想到甚麼一樣的又補充道,「不過會在這裡遇到你,還真的是個意外!」

 

「好了,話家常之外手還是要繼續動。」推推發呆的賢吾的肩膀,流星邊說邊翹起了腳。

「你們Interpol都是這樣自以為是的指使別人嗎?」敲打著鍵盤,賢吾發出抱怨。

「當然不是。」流星喝了一口咖啡,淡淡地說。

「我只是希望每個市民都可以配合我們進行辦案。」

「哼,多年不見,朔田搜查官已經變成這種官僚啦?」說來有些失望,沒想到五年前重視朋友、和自己意氣相投的流星如今已經被警察的體系制度磨成這種不可一世的樣子。

但他同時也為自己無論對方變成什麼樣子都無條件幫他而感到氣惱。

「我只是想要把事情以最有效率的方法進行而已。」流星朝右下斜視著直視螢幕的賢吾,在他不注意的時候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

的確,他在這個警察的世界中學到的東西不是只有法規、搜查、體術這麼簡單,還從這個充滿官僚的體系中學到了更重要的東西──現實。

學生時代的青春和夢想,在複雜的社會上根本是個笑話,那種東西,只能在你被現實壓到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偷偷地在腦中的一個回憶──就只是回憶。

什麼友情、宇宙的,現在也只是個在拿起照片的時候,笑著訴說的過往。

 

「分析完成。」在沉默中賢吾完成了作業,

「就分析的結果來看,無論Phantom是否以人類的外型在人間移動,洩露出的能量是無法隱藏的。」

「有什麼辦法能夠偵測?」流星站起身,彎腰湊近賢吾的身邊看著螢幕顯示的資料。

「沒有辦法。」賢吾冷靜地說,「因為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設備大範圍的偵測。」

──不過如果有像Rabbit Hutch那樣的系統,就另當別論。

可惜,在五年前的那場攻擊下,月面基地已成為了宇宙中的碎片。

「不過,如果你們可以縮小範圍到幾個嫌疑犯的話,倒是可以一一偵測。」

「說得容易,光是要知道Phantom攻擊的位置就要花一番功夫了。」流星有些洩氣地說。

其實他們的單位已經和這個城市的假面騎士──某個非常自我,自稱『魔法師』的傢伙──打過照面,希望他能夠給予情報,但他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這裡的事情,就交給負責這裡的人去處理吧。』便再也不說什麼。

而自己的頂頭上司像是希望案子可以快速結束一樣,每天都在辦公室裡逼催他們這些在外頭辦案的警員。

自以為的上司和不配合的市民,讓流星在這次任務中十分綁手綁腳,要不是意外地遇見了賢吾,事件的進展可能會更加地膠著。

 

轉過頭看到身邊的流星露出苦澀的表情,賢吾似乎可以理解他甚多的改變。

流星還是一樣,是個願意犧牲自己去保護別人的溫柔的人,只不過礙於各種的束縛,讓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去處理這一切。

「嗯?」突然發現螢幕上的另一道數據,賢吾發出了疑惑單音,並且再度開始飛快地敲打鍵盤。

「怎麼了?」看到對方的異樣,流星有些緊張地更靠近了一些。

「剛剛又從你給我的資料中發現了另一個數據……有了!」

賢吾停下了雙手的工作,

「雖然不能幫你大範圍的偵察本體,但是至少可以稍微知道Phantom的資料。

「是嗎?」

「當然。這是一個獸型的Phantom」螢幕上出現了一些圖表,賢吾詳盡地解釋道,

「擅長物理攻擊,因為身體機能很高,所以應該很擅長體術的部份。」

「太好了,多了這個情報,下次再遇到它就可以準確的應變了。」流星站起身挺起腰,露出了笑容。「看來是個跟我很像的傢伙。」

「有幫到你的話就好了。」賢吾也站起身來,把應該是機密的隨身碟交還給對方。

「真的很謝謝你。」流星像是解了心頭的悶氣一般,連剛才嚴肅的表情都不見了,就像是回到了高中時期的那個人一樣。

「……你…」

"嗶嗶──"

賢吾正想要說些什麼的同時,突然被一連串的電子音給打斷,是流星和組織聯絡的呼叫系統。

「我是朔田。」為了保密性,流星將通訊改成耳機模式。

「知道了,我這裡也有新的情報……好,等會兒在基地交換。」

「你要走了?」

「是啊,我的同伴說他們找到了有嫌疑的人。」

「……」

『同伴』……是嗎?曾幾何時我們也是互稱『同伴』的一群人,如今分道揚鑣,每個人都在自己各自的領域上努力,有了自己所信任的『同伴』。

賢吾突然有些寂寞,似乎只剩下他,一個人在孤軍奮戰。

「怎麼了?」看賢吾不發一語,還以為他又發現了什麼樣的訊息。

「沒、沒有。」

「可是看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好,不舒服嗎?」本已在門口的流星又往賢吾的方向走去,用手指背輕觸他的額頭想要確認身體狀況。

當初聽唯一還有連絡的友子說,賢吾已經變回普通人、也不再頭痛了。但看這樣子似乎病弱的體質並沒有改善。

「我真的沒事。」被突如其來的觸碰嚇到,賢吾揮開流星的手,然後把後者往後轉推向門邊。

「你的同伴不是在等你嗎,快去,別讓他們等你。」

「嗯、喔……」被拒絕的流星有些愣住,回過神之後發現自己已經被推出門外。

「再見。」

「嗯……」

 

"碰"的一聲,賢吾研究室的門被關上,站在門後的是流星的同門師姐Inga

「這就是你說的專業人士?如何?」

因為這次的事件,兩人所屬的組織合作,師出同門的兩人理所當然地就被分配在同一組。

「進展相當順利。」

流星答道,但眼神還是直勾勾地盯著門口上掛著的名牌。

「那為什麼你的臉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順利的表情?」

「我只是被嚇了一跳。」移開視線,流星轉身道,「走吧,回基地了。」

「喔?有什麼東西可以嚇到我們的搜查官?」

Inga走在流星的後方,姣好的面孔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

流星沒有回答,背對著Inga的表情卻露出了有點苦澀的笑。

 

五年前你推開我,五年後,你還是依然拒絕我嗎?

 


因為稿子只是大略校過,不過準備印刷時一定會把錯字率降到最低,如果看到很多錯字,只能在這裡跟大家說聲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