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此為仮面ライダーフォーゼ(FOURZE)同人文,各種捏他、人物角色崩壞、劇情捏造有,如無法接受者請不要往下看。

 

 

放學時下起的小雨讓剛換好室外鞋的同學們發出了陣陣的哀號。
梅雨季的開始總是會有幾個不信邪的傢伙不想增加書包的重量,但卻總是和厚重的雨雲開始打賭時輸的一蹋糊塗。

弦太朗從公事包中拿出仔細折疊過的雨傘走出校舍。最近學生們發現,老師的表情從『很熱情』變成了『非常熱情』,但怎麼問就是問不出個所以然。所以「新來的熱血教師交了女朋友」的八掛就在教室走廊上傳得沸沸揚揚。
不過這些耳語就像外面陰雨的天氣一樣,不足以讓弦太朗的好心情有所動搖。
有一部分是因為這些傳聞並不是完全錯誤,他不只是交了一個女朋友,還是一個穿越宇宙來到他身邊的生命體。
穿越宇宙,聽起來有那麼一點點矯情,但這就是愛戀的事實--深沉與漫長。
也許是奇蹟、又或許是Presenter從天而降的禮物,總之不論過程,結果就是五年前曾經離開過他的女孩,又再度回到他的身邊。


弦太朗的好心情就像滿出雲端的雨滴,不斷不斷地滴落在乾涸的地上,他走出校門,期待著待在家裡的女孩怎樣迎接自己。


「撫子?」
才剛踏出柵欄門,就看到熟悉的身影靠在樹幹上,女孩依舊睜著圓圓的大眼,直勾勾地盯著朝他走來的男人。
「弦太朗!」
撫子露出甜美的笑容,她的容貌依舊停留在五年前十七歲的樣子,身上穿著的是弦太朗拜託美羽替她添購的卡其色長板外套和菱格紋圍巾。發現女孩等不及跑到學校來找自己,讓弦太朗覺得就算是下雨天,心也依然溫暖。
但他卻發現她的身上早已溼透。

「妳出門沒有帶傘?」
他問,不過仔細想想,初來乍到地球的宇宙生命體單純地像張白紙,不知道『傘』為何物似乎也挺合理。
「傘?」
果不其然,女孩歪著頭表示疑問。
「嗯,傘。」弦太朗晃晃手上的物品,「下雨天不帶著傘,妳會淋濕,然後感冒。」
「感冒?」
其實弦太朗也不是很清楚宇宙生命體究竟會不會感冒,但在他眼中,抬起頭看著自己的,是個柔弱的女孩--他的摯愛。
「感冒的話……就會失去力量,很不舒服。」
「不舒服!」女孩似乎理解。
「嗯!不舒服,所以撫子你快過來撐傘!」
說完弦太朗把身上未乾的外套脫下讓撫子穿上,並把她拉近自己的傘下。

淅瀝淅瀝,綿綿細雨下著下著;兩人間並肩,走著走著。
撐傘的男人真的作夢也沒有想到,能夠再次見到這個女孩--他的初戀。光是能和她共撐一把傘,就已經得到了超越宇宙的幸福。

回到小小的單人公寓--現在則是兩人的愛巢,為了不讓撫子淋濕,只穿著襯衫的手臂早已濕透,但開了家門後只見女孩一句話也不說,蹦蹦跳跳地跑進了室內把自己晾在玄關,弦太朗還是有點小小的失落感。
畢竟她只是個還沒有將所有感情全部了解的、『不完全』的人類。
把傘掛在門外,甩了甩溼透的手準備走向浴室洗個熱水澡的同時,撫子又再度蹦蹦地跑到了自己的身邊,手上還多了一條粉藍色的毛巾--那是幾天前他們一起挑的,本來買了藍色和粉紅色,沒想到撫子卻挑了藍色來用,身為『男子漢』的弦太朗也只能膩愛地拿起粉紅色來用。

「撫子?」
「弦太朗淋濕了,快擦乾,不要感冒了!」
白紙最大的優點就是學習能力快速。
弦太朗聽完突然覺得凍僵的手臂暖和了起來,不只是手臂,連身體、心都暖呼呼的。
他一把攬過這個才到他胸口的少女,想用盡全力卻又怕弄痛她地緊緊抱住。

該如何形容這樣的感覺,宇宙?不,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形容詞可以形容這樣的幸福了。

 

---------------------------

寫在後面:

抱歉喔梅雨季已經過了現在下的是東北季風的夾帶雨wwww(欸

而且結尾還結束的很潦草,我只是想看他們放閃而已啊!!!!!!

我真的沒有如此熱愛一個正常向的配對!!!!

感謝!感謝今天下雨、感謝米莎陪我一起妄想、也感謝葉良無心插柳讓我本來沒有想寫的最後還是寫了!

欸唷撫子超可愛的什麼都不知道天真的樣子有夠萌!真的好感謝對方是純情男弦太郎(艸)(欸

拜託一定要幸福啊弦撫!!!!!!!

 

ミカ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ミカド 的頭像
ミカド

sunori

ミカ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